謝安琪眼濕濕 麥浚龍望樂壇容納新視野

謝安琪眼濕濕 麥浚龍望樂壇容納新視野

歌手謝安琪(Kay)紅館演唱會第三場,蘇永康與方力申有來捧場,個唱接近尾聲時,Kay被觀眾的熱烈支持弄得眼濕濕,更一度哭得唱不下去,台下觀眾即報以熱烈掌聲及歡呼聲鼓勵Kay再唱。

騷後Kay分享感受:「聽到觀眾好主動嘅支持,心情已經好激動,因為一個人做兩個鐘頭嘅演出、獨腳戲,全由自己帶動,加上成個演出內容比較成熟,所以大家反應同平日唔同,但一去到呢個位,觀眾好主動畀鼓勵我,令我係最後一Part一上台已經忍唔住,但我同自己講要畀心機,因為之後我仲有幾隻好難唱嘅歌,所以我好努力忍住唔好喊出嚟,但最終有幾句都唱唔到,因為除咗掌聲之外,仲有大家嘅燈海,喺我唱歌時揮動畀支持我,所以好多謝大家嘅支持,我收到了!」

來到第三場,Kay已經依依不捨,她說:「今次演出對我嚟講好多意義,亦係我第一次為自己嘅演出做導演,有好多嘢都好特別,我為呢個演出亦付出好多心機,嚟到第三場已經好唔捨得,見到大家一晚比一晚反應更加好,就更加唔捨得。」

Kay與Juno(麥浚龍)作為導演,在今次《FILA Presents: kay... isn’t me. Live 2019》演唱會,二人均決意呈現一個不一樣的紅館演唱會,Juno表示渴望打破現有的框架:「厭倦了『快餐文化』。如果意念上不敢於向前行,只會繼續故步自封。我認為『演唱會』不應只限於某種『情懷回顧』之地。香港樂壇,是時候要容納新視野。」他續說:「創作是需要向前行,而不是後退,從而呈現更新鮮的作品予觀眾。我希望觀眾每次觀看我有份製作的作品,都感到不一樣,而不是不斷重複某一種製作模式。」作為演唱會導演的Juno,亦特別安排了合作無間的電影攝製隊伍,紀錄下這四晚夜都的情況。不過,礙於場地硬件配套所限,Juno透露將意念執行的時候,也需要取捨:「只把舊歌重唱又重唱,不算求變。初心不滅。我為我的團隊感到無比的自豪。」

其實除了舞台設計、服裝及影像上花盡心思外,今次演唱會特地邀請了蔡德才(Jason)和梁基爵(Gaybird)擔任演唱會音樂總監,為歌曲譜上全新感覺,將Kay的聲音特質發揮得更加淋漓盡致。Jason分享今次與Kay合作上的內情,他說:「(演唱會)Rundown係Kay自己設計出嚟,有啲會全部台燈聲一齊做,令我哋有更多畫面去做編曲。」Gaybird亦解構了今次編曲上的特色,他說:「頭半Part做咗好多電子素材擺落去,人聲同樂器都用咗好多電子嘅方式呈現,後半Part加入管弦樂團,將音樂上最機械性同最人性嘅嘢,都加咗落去編曲上面。」對於兩位音樂總監的參與,Kay讚不絕口:「佢哋係好體恤歌手需要嘅音樂總監,好多謝佢哋好細心聆聽,然後每次都快速回應,絕對係效率好高、有才華同好畀心機嘅音樂人,好享受同佢哋嘅溝通,好愉快,今次合作好多得着。」

在硬件上,一向對藝術有很高追求的Juno,更不惜工本耗資千萬,引入世界最大型戶外音樂節Glastonbury、世界搖滾天團Muse全球巡迴演唱會、英國電子音樂團體 The Chemical Brothers全球巡迴演唱會,及德國殿堂級流行電子音樂先驅 Kraftwerk "3-D Show" 世界巡迴演出,都選用的國際頂級音頻設備KSL System,成為香港首位歌手使用該系統。KSL System能使全場音色一致,觀眾即使坐在不同區域,亦能聽到音色完全一致均勻的效果,絕對是嶄新的聽覺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