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皇前歌手鄧思朗繼續音樂路:而家係低迷啲但都維持到生計

英皇前歌手鄧思朗繼續音樂路:而家係低迷啲但都維持到生計

說到鄧思朗這個名字大家未必很熟悉,他是樂壇新秀,出過三首單曲被稱苦情三部曲:《苦情俠》、痴情幻想的《狂迷》與溫暖治癒的《請好好保重》。原來自小爸爸就孕育了他的歌手夢:「我爸爸唱歌其實幾叻,最擅長模仿羅文同張國榮。」導致他從小到大都很喜歡唱歌,他笑說:「試過喺學校唱歌太大聲俾人投訴,影響到人學習。」然後忽然有一天唱不了:「中學有三、四年時間唱唔到歌,去醫院檢查話係聲帶出咗問題,但到而家都唔知係咩原因。」這對他而言無疑是晴天霹靂!

憶起那段時光,鄧思朗仍心有餘悸:「嗰陣情緒特別失落,唱唔到嘅時候感覺好似足球員跛咗。」幸好他後來去到美國讀書就自動修復了:「始終而家唱歌時會有少少陰影,狀態唔好嘅時候都會驚。」在美國回來後鄧思朗抱着嘗試一下追夢的心態起行:「當時完全唔知點樣入行,最初喺電影做演員嘅工作,直到2016年參加英皇新秀先正式入行;簽完覺得今次發達喇,始終英皇係咁優越嘅公司,應該好快出名。」但一切遠不如想像中順利,簽約未夠一年,經歷過公司人事調動便要離開:「嗰陣都比較迷茫,唔知點樣繼續做一個歌手。」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原來鄧思朗的家人一直都反對他選擇走演藝圈這條路:「屋企人思想比較傳統,始終覺得畢業之後應該搵份安定嘅正職,幾年之後就同女朋友結婚生仔,好似咁樣先係圓滿嘅生活;所以一直都唔支持我做一樣咁偏門嘅嘢,第一係賺唔到錢,第二覺得我會學壞。」當中以爸爸最為反對:「做歌手前喺屋企食飯佢都會同我傾下計,我出道之後佢仍然好反對,見到都只係點下頭;又成日嗌交,話做歌手冇前途。」

鄧思朗亦曾因歌手這個職業與女朋友分手:「我曾經同前女友嘅媽媽見面,當女朋友介紹我係歌手,我見到佢嘅面色係由紅變黑,之後個女仔就冇見過我,過多排亦都分咗手。」問到入行是不是真的容易被這個大染缸渲染,他說:「我唔覺得好容易學壞;唔知係咪我年資尚淺,可能都唔會誘惑我住!」

學習等待的過程鄧思朗猶記得做演員最深刻的就是學習等待:「我嗰陣只係茄呢啡,記得Calltime係夜晚11點,一等就等到凌晨6點,埋位企咗5分鐘,佢就叫我走,原來《喜劇之王》講嘅嘢係真。」談到歌手路上的等待,他說:「等待當然越短越好,其實我都等咗好多年,因為做歌手嘅志願係由小學就開始,一直都等近。」思考了一下他續言:「我又唔覺得係等嘅,因為我而家已經做近,作為歌手我可能等近一首代表作。」

最後鄧思朗談到作為獨立歌手這條路不易走:「好多機會都排得好後,而大公司會排喺前面,所以呢個係最困難嘅地方。」但他還是想做廣東歌多一點:「呢個係一個情意結,我細個已經跟爸爸聽許冠傑、譚詠麟,算係埋下咗我鍾意廣東歌嘅伏線,始終由細聽到大係最難搣甩。」談到廣東歌的市場較小,他說:「始終講廣東話嘅人比講國語嘅少好多,我唔抗拒北上發展,但始終都係鍾意廣東歌。」

點擊瀏覽《香港01》更多內容和圖集

你可能感興趣:
傳苟芸慧鬧「垃圾」的時裝設計師再發文平風波 姚子裕:萬分抱歉
【多圖】苟芸慧孖倪晨曦酒店房開Party 笑容滿面無損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