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里逃生 豐富情感 余德丞高呼愛港無諗過移民

1 / 4
星島日報相片

【星島日報報道】余德丞近年主持多個綜藝節目,包括一腳踢的《台北101種玩法》,但他直言不算愛旅行,皆因處女座怕寂寞但不愛熱鬧,只愛做「銅鑼灣地膽」,就算在加拿大出世有當地護照,也從未想過移民,只望繼續做個「真.香港人」!文:彭形影

圖:譚志光

近年以綜藝節目為主的余德丞(Dickson),最近主持《台北101種玩法》,雖然不少港人嚮往移民台灣,但他卻大唱反調,高呼我愛香港!他說:「我在加拿大出生,有當地護照,但成長過程是在香港,也從沒打算移民。因為香港很有人情味,以前搭巴士忘了帶銀包,有乘客會主動幫我入錢;而且香港人很團結,不屈不撓去追求理想。好似在我出事昏迷期間,收到很多人祝福,感受到人間有愛;甦醒後又收到很多心意卡及禮物,途人也當我是兒子一樣愛錫,還記得拍《X偏方全民拆解》期間,有對來自加拿大的夫婦跟我說,每天幫我祈禱,很感動!」

想擺脫「病人」標籤

走過死蔭幽谷,Dickson將經歷化為人生推動力,令他的感情更豐富,不再像以往般冷漠:「以前看到有人輕生的新聞,感覺不大,但現在會覺得可惜,希望大家都珍惜生命,要對得起自己,更要對得起愛錫你的人,因為陪你抗病的身邊人也很辛苦。我一直很感激媽咪的疼愛,細細個為了接送我去學游水,清晨5時便起 ,再接住返工,雖然我份人較含蓄,不會刻意跟媽咪說『我愛你』,但現在每隔一、兩小時便打電話噓寒問暖,讓媽咪知道我心中有她。」

Dickson坦言媽咪會叮囑他不要太搏,但自己聽不入耳,只想盡快擺脫「病人」的標籤,再嘗拍劇的滋味!他說:「我很想再拍劇,亦不想因為事件而失去拍劇機會,但我不會埋堆或去敲監製房門,因為若別人不想起用你,又不好意思開口,豈非陷別人於兩難嗎?有時出街 人會細細聲話:『咦,佢咪係之前就快死 個囉!』又有人經常覺得我精神差,但明明我已經肥番,子非魚,我知道自己很健康及精神,這樣標籤我的確會不開心。」

與蔡思貝無所不談

性格爽直的Dickson,凡事據理力爭,所以圈中好友不多,唯一無所不談的只有蔡思貝,但二人的緋聞卻是得啖笑。他說:「從小到大都算有女人緣,女性朋友較多,況且藝人都有正常的社交生活,只是我們出街時恰巧被拍到,如果真的拍拖會公開呀,我做人光明正大呢!(擇偶條件?)爽朗、短髮、愛美食,胖胖的女生也可以,最重要是不要化濃妝,少許唇膏還可以,假眼睫毛真的頂唔住,哈哈!(自問是好男友?)我是個細心的人,無微不至、管接管送,所以我會追魂Call,希望知道她身處何地,是否安全,哈哈!」

雖然自認「得罪人多稱呼人少」,但Dickson卻與TVB兩大阿姐相處融洽,「之前我有教汪阿姐玩社交網,她比較難捉摸,心情好便會跟你玩,而且阿姐很愛美,多些讚她靚便可,一定要抱敬重的心態。至於Do姐(鄭裕玲)可以開玩笑,加上她轉數很快,私下也有話聊,例如工作上不如意也會問Do姐意見,她會聽我呻,並叮囑我『大局為重』,哈哈!」

髮型:Angus Leung @ Hair Culture

服裝:Solid Homme @Harvey Nichols

鞋履:Fear of God ESSENTIALS x Converse @Juice

場地:Harlan's@The ONE

■余德丞心直口快,喜怒哀樂均寫在臉上,在大台中不懂「埋堆」。

■雖然自認有女人緣,但余德丞澄清與蔡思貝的緋聞得啖笑。

■Dickson大方分享與Do姐及汪阿姐(右圖)的相處之道。

■Dickson一腳踢主持《台北101種玩法》,挑戰多項刺激運動。

■大病過後,Dickson更懂珍惜生命,亦感激媽咪一路以來的付出。

娛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