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冰冰自爆男友以外的最愛 跟「他」共度最美好時光

李冰冰生命中的最美好時光,不是與男友度過,而是「另一個他」。(資料圖片、網圖)

【星島日報報道】李冰冰是一個勤力的人,加入演藝圈24年,一直孜孜不倦,努力演好戲、學好英文,在最新的荷李活電影《極悍巨鯊》中說得一口流利英語。一年365日,她只有在農曆新年的時候才敢放假,因為她覺得全中國人都在放假時,她才不會對放假產生罪惡感。由年輕時一直衝刺到現在,李冰冰在事業上的成績有目共睹,在感情上,她鮮有傳出緋聞,直至去年,她首次公開戀情,承認與任職投資公司的許文楠拍拖,對於會否閃婚產子,李冰冰笑言與其計畫不能預知的將來,不如好好享受當下,一切順其自然。

撰文 ∣ 黃佩麗 攝影 ∣ 鄧國良李冰冰是瑞士腕表品牌的全球形象代言人,她日前來港出席品牌的專門店開幕禮,並接受本報專訪,她笑言自己絕對是最佳代言人,因早前演出荷李活電影《極悍巨鯊》,一知道戲中有不少潛水戲分時,即時問品牌有沒有潛水表,並一直於拍攝期間戴着它,讓全世界都能看見。講到《極悍巨鯊》全球票房大收5億美金,她笑言沒想過票房會這麼厲害,「中美合拍片一直沒有很好的先例,票房都特別慘,但我們這個片真的太爭氣了,可說是合拍片中最好的,內地的演員要拍這樣的角色很不容易,我很喜歡今次演出的角色,獨立有個性,又不是花瓶,是很強勢、很有力量的一個角色。」

怕人說她耍大牌

《極悍巨鯊》主要在紐西蘭拍攝,李冰冰笑謂因為這部電影而愛上紐西蘭,身體一向不太好的李冰冰直指其實不想拍,因為大部分的戲分都在水中,「當時身體狀況不太好,其實不想去拍,要在水中拍太冷了,我受不了,要全程在水中都還可以,但是一上水就要濕轆轆一整天,真的很難接受,光想就很恐怖,我一定會死掉,而且當時是冬天更冷,一開始真的很怕自己受不了,後來我的經理人就告訴我一定要去,冷的問題是可以解決,而電影公司真的能夠解決,首先他們把水弄得很暖,他們不只擔心我的身體,其他演員和工作人員都要照顧,電影有翻船場面,其中一場又有近千臨時演員,他們整天都在水中,比我更辛苦。」她指紐西蘭的天氣變得很快,上一秒陽光普照,下一秒就下雨很冷,但紐西蘭真的很美,讓她這個怕水怕冷又怕風的人都覺得被療瘉了,雖然她還是很怕冷,「那里的風大到把我的臉都吹歪了,早上陽光把一邊臉曬得都痛了,但另一邊面就被海風吹到耳朵都幾乎掉了,我們每天都開一、兩小時的船,在海中心拍攝,我都不敢不食暈浪丸,因為要在船上一整天,在海上晃下晃下,都怕自己受不了,回家躺在牀上都在搖。」又指自己做足防曬,一出門就戴太陽帽,但外國人都不防曬,他們都不理解,笑言只有自己在打傘,令她都不好意思,怕被人說她耍大牌。放假都有罪惡感

李冰冰很勤力,為了能跳上國際大舞台,英文不好的她,37歲才開始努力學英文,付出一定有回報,在2014年的聯合國氣候峰會上,李冰冰以聯合國環境規劃署親善大使的身分以流利英語演說,深受讚賞。時間於李冰冰來講,似乎就只是用來工作工作再工作,她不諱言在過去的日子中,大部分的時間都是拿來工作,把自己徹底忽略,「如何分配時間,是看你如何去選擇,在過去的時間中,我把大部分時間拿來工作,沒有關注自己的生活,沒有留意身邊的風景,過去二十年,我的世界就只有工作,但是最近好了些,因為我意識到時間對自己來說,過去了就真的過去了,不能再來,每天的當下都是未來最年輕的那一天,都是最真實的那一天,現在會多了思考,以前就是在工作中不停走走走,沒有想自己、沒有想人生、也沒有想將來,工作最重要,拍好戲,演好的角色,只要演好一場戲就覺得自己很捧,很滿足。現在會將自己的步伐放慢一點,看多一點,感受更多,時間不是只給你一個方向,而是給你很多選擇,就看你選擇做甚麼。」以前的她,連放假都有罪惡感,只有在農曆新年放假才覺得是理所當然,「平常休息時會覺得很罪惡,但春節時,全國人都在休息,你想幹活都沒人理你。」

結婚不重要

能令工作狂的李冰冰放慢腳步,相信男友許文楠功不可沒,他是李冰冰首個公開的男朋友,雖然年紀比她小,但無礙二人發展,李冰冰笑謂大家是在朋友的聚會上認識,一切的發展很順其自然,問到她喜歡男友甚麼?她笑說:「喜歡他簡單、陽光、善良,不需要太多條件,人生無辦法知道未來會如何,不能為未來保證,所以當下覺得最好就很好吧,也不要想太多,想太多也沒用。你問我有沒有結婚時間表?我會答你沒想到,小時候覺得25、26歲時會結婚,但25、26歲時,發覺自己根本無想過結婚這回事,我在事業的大道上狂奔的時候,想說30歲應該要結吧?但我就是一直在跑,現在都40多了,覺得結不結婚也不重要,選擇一個很好的相處方式,大家能接受的現狀就行了。」

最喜歡的另一個他

不過問到她人生最好的時刻是那一刻?李冰冰就沒有選擇男朋友,反而選擇了另一個「男人」,她笑說:「我最好的時刻就是與7歲的外甥在一起的時候,我實在很喜歡他,孩子的世界太單純太純正,如果我們的一生都活得像孩子該有多好,世界如果可以像孩子般的世界該有多好,為甚麼那麼複雜、那麼多壞人?每次和他在一起,眼睛都移不多,他很慈悲很善良,善良到讓人覺得心痛,覺得他出去都會被欺負。」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

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