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晨麗𢱑撈被「彈鐘」長期坐冷板

東方日報
朱晨麗坦言廣東話講得唔好,令她受盡白眼。

內地出生的港姐冠軍朱晨麗有樣貌有身材,花了8年時間踏上一線花旦之列,但風光背後經歷過不少苦楚!朱朱曾為慳錢四圍租平樓,連劏房都唔放過,更為生計而開口(抓)工作,豈料被歧視廣東話咬字不正,慘遭「彈鐘」而回,結果坐足半年冷板櫈。

10歲離開家鄉往學習芭蕾舞的朱晨麗,16歲時獲香港演藝學院取錄入讀舞蹈學院,及後更到美國深造,畢業後獲香港芭蕾舞團賞識成為一員,故自小養成獨立性格,但長時間獨處下變得缺乏自信,即使長大參選港姐後入行,面對不同的人和事,仍未能解開心中「那把鎖」。

自我增值 唔敢同父母講

回憶人生的低潮期,朱朱起初表現靦覥,後來才肯娓娓道來:「最差試過半年冇開工,都唔只一次添!當時唔好意思問公司,咪問吓經理人有冇工作,點知對方話:『你都未準備好,廣東話又唔正,啲公司唔鍾意用你,觀眾未接受你!』聽到嗰刻係好唔開心……」既然被狠批得體無完膚,朱朱只能敗走而回,返家思前想後,決定增值自己:「當時我咁得閒,走去學功夫、跳舞,上唔同課程,當然係有贊助嘅。(唔去上廣東話班?)冇錢!又冇咩人同我講嘢,惟有打電話搵幾個香港朋友不停講,佢哋會糾正我,同埋我又會讀報紙。我好驚同出面人講嘢,人哋聽唔明會笑我,呢樣嘢到依家都擺脫唔到。」

身為父母掌上明珠,出來社會工作卻變得一文不值,面對如此大打擊,向來報喜不報憂的朱朱,每次致電雙親也只談開心事,不敢提及收入問題。問到如何應付開支?她即慳妹上身:「我有底薪嘅,但每個月都係僅僅夠,好在細個習慣儲錢,唔會亂買嘢,我又唔出街,橫掂觀眾未接受我,我都需要時間磨練。(冇諗過放棄?)從來冇!每個階段都要經歷。」結果皇天不負有心人,朱朱咬緊牙關捱到接拍《超時空男臣》,攞獎之餘事業亦有起色,獲公司力捧劇接劇,順利攀上花旦之列,五年前更成功上車買樓,她坦言是捱苦多年得來的成果:「以前住過東涌、紅磡,就連港島劏房都住過,總之邊度平就搬去,一分一毫都要度過先使。」

唔認何廣沛:依家冇拍拖

事業得意,感情又如何?朱朱與何廣沛的緋聞雖甚囂塵上,但她不肯透露半點,只表示感情狀況不錯:「冇得話渴唔渴望,但會諗吓自己結婚有小朋友又點……好多嘢可遇不可求,要對的時間遇上對的人。(以前試過對的人?)有閃過一下,唔係身份問題,係夾唔夾!每次拍拖都想係終身對象,不過當有呢個目標,就發現有唔同嘢出現。」生長於傳統家庭的她,坦言未能接受閃婚,認為最少要了解對方,但同居試婚卻一試無妨:「結婚後都係住埋一齊,但我冇試過!(幾耐冇拍拖?)呢個問題好尷尬!梗係想日日對住個對象,我拍拖都可以好Sweet,希望黐實對方,唔黐實會懷疑,依家冇拍拖喎!隨緣啦!其實我唔使人養我,首要對方孝順父母,有錢唔孝順一定唔得,就算冇錢,至少肯為事業打拚,要有上進心,呢啲男仔實加分。」

服裝:Suncoo

化妝:Herman Ng

朱晨麗在《多》劇與洪永城扮夫妻,活潑演技令人眼前一亮。
朱晨麗曾奪得最佳女配角,總算努力沒白費!
朱晨麗與何廣沛傳緋聞如幻似真。
拍劇毫不錫身,包括泳衣上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