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女」哈莉奎茵:失戀不可怕,可怕的是沒有了自己。

文 / 姊妹淘希希
▲哈莉奎茵曾經愛小丑愛到不可自拔。(圖/華納兄弟提供)

「小丑女」哈莉奎茵失戀了,在電影《猛禽小隊:小丑女大解放》的開頭,她打破第四面牆,向觀眾們宣告:「我跟小丑分手了。」


哈莉奎茵的自述恰恰呼應了電影片名「大解放」,從一段令她感到痛苦又狂喜的愛情關係裡解套,嘗試開創一個即便沒有「小丑」也可以過得很好的人生。


然而,學習解放,過程並不只有歡快。畢竟解放的首要功課,就是要脫離長久以來的壞習慣,要是那段感情又讓你愛得刻骨銘心,的確要花上一段時間才能戒掉癮頭。


▲哈莉奎茵曾經愛小丑愛到不可自拔。(圖/華納兄弟提供)


「你知道哈莉奎茵是什麼嗎?她的角色是服務。沒有主人,她什麼也不是。」


Do you know what a harleyquinn is? A harlequin’s role is to serve. It’s nothing without a master.


哈莉奎茵原本是醫學院高材生,畢業後在阿卡漢療養院擔任精神科醫師,在那裡遇到了病患「小丑」,深深愛上他。醫生與病患,本來是一個上對下的主從關係,但哈莉奎茵卻甘願放下主導權,成為小丑的信徒。


「一切都是因為愛呀!」她這麼說。


哈莉奎茵自願放棄主體性,為向小丑證明自己的愛,跳下了毒性超高的化學藥劑池,任由水池將她的肌膚染成和他一樣慘白,頭髮變得五顏六色,就連個性,她也變得跟愛人一樣癲狂、邪魅、不可一世。


她以為自己的任務就是服務小丑,心甘情願成為他背後的女人。但時間久了,她的內心卻出現聲音:為什麼高譚市只記得小丑是「犯罪王子」?那她呢?她的存在是什麼?


有在看DC漫畫的人便可知,小丑是一個經常暴走的男人,對待哈莉奎茵並不友善,簡直把她當成物品。他會把她丟下直升機、丟下高樓,或者把她推倒到噁心的酸奶桶,看著她狼狽的模樣哈哈大笑。


▲哈莉奎茵曾經愛小丑愛到不可自拔。(圖/華納兄弟提供)


「我他媽的受夠當丑角了!」


I am so fucking over clowns!


哈莉奎茵下定決心分手,她扯下「小丑女」的稱謂,炸掉了和小丑定情的化學工廠,用熊熊烈火來證明:沒有你,我也可以過得很好。接著,她剪短頭髮,邊剪邊哭、她領養了新寵物、跑去酒吧和閨蜜們放肆跳舞,咒罵前男友的不是。


形式上,哈莉奎茵做了許多剛分手的女孩都會做的事:嘗試做各種儀式,假裝自己不在乎。


但從她頸上仍掛著小丑送的項鍊,我們知道,她放不下。


眼見哈莉奎茵努力振作,全高譚市的人都在看她好戲,他們都好奇:「沒有小丑保護的哈莉奎茵,她還能做什麼?」他們甚至想,沒有了小丑的依附,正是我們報仇、欺負哈莉奎茵的大好機會呢!


沒有人能相信她做得到。


▲哈莉奎茵曾經愛小丑愛到不可自拔。(圖/華納兄弟提供)


「就心理層面上說,復仇,很少能帶來我們所希望的宣洩。」


Psychologically speaking, vengeance rarely brings the catharsis we hope for.


面對其他人的質疑,在電影《猛禽小隊:小丑女的大解放》裡,卻沒有見到哈莉奎茵多說些什麼,她也沒去找小丑或其他人報復。


她印製了「哈莉奎茵」的名片,寫下自己可以做的事情:傭兵、找尋失物…等等,努力找出自己身上的價值。


在她的世界裡,她沒有心思去在意別人對她的耳語,加上當時身旁各種敵人環伺,還有「猛禽小隊」其他女人們插入的是是非非,挑戰一個接一個,她根本沒心力去想小丑。


不知不覺地,她就這麼把情傷拋在腦後了。


當夥伴「小神偷」被大反派「黑面具」綁架,哈莉奎茵與「女獵手」追上了壞蛋們的車。一霎那,風馳電掣,速度快到使得空氣靜止,哈莉奎茵看著周遭的女夥伴,再看了看自己。


她知道她無所不能。沒有小丑,她會脆弱、會寂寞、會哭泣,但不代表她不可以勇敢、不可以重新站起來。


▲哈莉奎茵曾經愛小丑愛到不可自拔。(圖/華納兄弟提供)


「我才是那個大家都要害怕的人,不是你!不是小丑!我是天殺的哈莉奎茵!」


I’m the one they should be scared of! Not you, not Mr J! Because I’m Harley Freaking Quinn!


雖然在電影跟漫畫作品裡,作者給哈莉奎茵的人物設定就是瘋瘋癲癲。


但筆者卻看到,隱藏於種種誇張性格背後的,是哈莉奎茵敢愛敢恨、不隱藏自己脆弱的張揚特質,她以一種野蠻的方式向前生長,那是一種不撞南牆不回頭的「倔」。


女權作家羅珊蓋伊在《不良女性主義的告白》有提到,她原本對「女性主義」這個名詞充滿矛盾,在於她明明贊同男女平等,但卻願意為心愛的男人口交;作家吳曉樂也曾言,身為一個女性主義者,她還是會天天為自己瘦不下來的體態煩惱。


女性主義是什麼?


對筆者來說,女權的本質,是尊重每個主體,爭取和男人一樣的權益,一樣的情慾流動,一樣的選擇自主。


就像哈莉奎茵,我大方宣示自己的立場、不安、負能量;我也曾經會為愛情傻裡傻氣,甘願走進父權社會的牢籠,但這也是我的選擇;失戀之後,我努力走出情傷,不靠任何一人,哪怕過程多慘烈。


女人有多種樣貌,就該百花齊放。

更多 今日新聞 報導
隋棠與Tony/最美好的婚姻,就是你一路看著我茁壯!
分手後的「小丑女」瑪格羅比:嘴上說沒事,但根本放不下
愛得像蕭亞軒一樣:敢愛敢恨,不適合就分開,這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