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蕾脫獨宣言:如果一早簽唱片公司可能已經玩完

【專訪】陳蕾脫獨宣言:如果一早簽唱片公司可能已經玩完

陳蕾10年前由廣州隻身來港追夢,參加過《亞洲星光大道》又簽約過日本唱片公司,但她卻是3年前才以歌手身份出道……

兜兜轉轉,今年7月放棄獨立歌手的身份,加盟華納唱片。「其實佢哋2013年已經搵過我,都有諗過如果當時已經合作會係點,可能係好早就玩完。」

陳蕃說新歌《熒光》的歌詞「當天空中不再有星星,於漆黑中再找不到共嗚,有誰人聆聽」正是她去年的內心感受。令人好奇的是,她一直經歷不同挫折,為何去年才有如此深切的感受?「去年嘅成績好似都唔錯,好多嘢都係往好嘅方面發展,但最後合作伙伴選擇分道揚鑣,由於一直都好依賴佢哋,所以發生人事變動後好徬徨,會覺得是否自己未夠好。」陳蕾口中所指好信任、好依賴的的團隊,正正是與Mr.成員MJ、Tom成立的「自由意志」,儘管大家對音樂有熱誠,奈何無收入成了致命一擊。「嗰時不停轉牛角尖,對後來諗返一段感情無咗未必係自己有問題,更多可能係緣份。而當時嘅團隊……未必係最合適。」經歷過轉牛角尖再反省的階段,陳蕃認為是因過去太自我中心,對朋友頗為「無事不登三寶殿」,如今她除了音樂之外,更願意抽時間與朋友見面。

入行10年,曾經以為有歌唱就會滿足,直到與日本唱片公司合作後,陳蕾才漸漸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曾經係連自己想點都唔知,有段時間為咗令人邊個係陳蕾,所以唱好多cover song,拎住支木結他,可能係因為咁令人覺得我係好文青,但其實我都可以好rock。」回想cover-song時光,陳蕾說為了吸引觀眾目光,所以背景花、妝容有「中毒」感覺,而家自己睇返都覺得唔好意思。如果以當時嘅狀態加入華納,這個文青的假象很快就會被她結束。「13年嘅我唔夠了解自己,同日本公司最終喺互相唔信任下嘅情況結束,亦都可以係因為未夠自信。所以如果當時入咗華納,可能好早就收咗皮。而家係最好時機,因為簽過日本公司,又做過獨立歌手,慢慢搵到自己想要咩。我唔敢講係未浪費咗好多時間,只係覺得當時好多嘢未準備好。」

提及家庭,陳蕾說她小時候曾囂張到坐跑車返幼稚園,爸爸手持十多個物業,但去到小學時,由於生意失敗,所以一家人只能租屋住,她笑言自己腳頭唔好。「或者係因為爸爸經歷過,所以佢同我做好多心靈建築,佢好怕我紅,成日都提我要低調,要切記平凡都可以好幸福。」10年前隻身來港參加《亞洲星光大道》時,陳蕾說當時親戚好友都不時「塞錢」給她傍身,到後來簽約日本公司時,都認為她終於捱出頭。

【叱咤2018】入行十年曾想放棄 陳蕾:都唔知為乜嚟香港!

「同日本公司解約後,返咗廣州等工作證,有次約朋友出嚟飲酒,其中一個朋友提到呢個世界好多人都懷才不遇,勸我好好考慮是否要繼續喺香港發展。我知佢唔係想打擊我,而係擔心我,但聽完佢講之後,我喊咗成晚。但喊完之後,我反而係更加堅定,好似諗通咗咁,馬上繼續寫歌。」人生最窮時,陳蕾說連凍飲加兩元都唔敢,曾經有諗過唱酒吧幫補,但又怕會唱到「滑啞」,最後唯有hand-made飾物幫補。「點解咁想喺香港做歌手?情義結吧,同埋母語係廣東話,其實以前好怕寫廣東歌,因為好難,但近年慢慢嘗試,因為好想將自己覺得好正嘅音樂,用廣東話表達俾大家聽。」

 

Hair :Cliff Chan @ Hair CornerMake Up : Chi Chi LiWardrobe : initialfashion

點擊瀏覽《香港01》更多內容和圖集

你可能感興趣:
【解決師.專訪】楊柳青全祼出浴備受關注:去到現場都幾尷尬
【牛下女高音.專訪】King Sir未算最難請 監製黃偉聲爆另有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