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足八年】李冠傑:一個時代的沒落 我們還能毫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中)

就在2020年3月19日,經歷一年半的司法程序後,因為缺乏抗辯理據下,高等法院正式頒布永久禁制令,禁止所有時代廣場公共空間的街頭表演。說清楚一點,我們並不是沒有抗辯的理據,而是沒有足夠的後盾和資源去和一個集團去打一場官司,說到尾就是一個「錢」字。誠然,不單止對於我自己的音樂事業,而對於整個街頭表演文化來說,這一次打擊,絕對是一次重創。一闕幸福的歌,從此蒙上了一份代價。上一篇文章談及了我對busking的體會成長,是為第一階段;而永久禁制頒布後,街頭音樂進入了第三階段,以下我將和大家分享CityEcho,屬於進化的第二階段。

CityEcho,香港街頭音樂平台

CityEcho,香港街頭音樂平台,目標為推廣多元化及高質素的街頭音樂,從而提高我城文化氣息及藝術水平,活化我們的社區。每一個星期五的晚上,我們會邀請三個不同的音樂單位演出,由從前的「自己人」,變成新知舊友,共冶一爐,不再是小圈子運作,因為這裡是一塊良好的土壤,值得分享和培育不同的樹苗,也切合共享公共空間的理念。對觀眾來說,能夠欣賞的不單止是「好聽」的流行曲,也可以是樂隊、爵士、民族、純音樂、無伴奏演唱、人氣歌手等等,甚至是遠道從台灣和法國而來的有名單位,也曾經來這裡旅演。種類「闊」了,聽眾的耳朵也自然就「開」了,真正做到共享共融,更寶貴的是,打破了一般人認為busking只可以是acoustic的框框,造就更多的可能性。

三個單位是交替演出,共冶一爐

三個單位是交替演出的,即是說他們有機會欣賞到另外兩個單位的音樂,相互欣賞支持,學習和交流,無論主音、結他手、鍵琴手,都可以交個朋友,或是從他們的崗位中得到演出以外的收獲。當中有經驗buskers,也有學界年青音樂人,以舊帶新,平台幫他們築一道橋樑,讓他們建立一個網絡,音樂圈便可以薪火相傳,從良性的競爭,慢慢成熟起來。而最難得的是,讓他們知道,在香港這個彈丸之地,仍然有不少意趣相投的同行者一齊努力,這一份鼓勵,困在band房不能得到,做一個演出未必體驗到,而這一個平台,希望成為她們的一個聚腳地,下一次回來,讓我們一起再分享新鮮事,一起再展示學習的成果。

觀眾的欣賞能力也是我們需要提升的一項指數

音樂的質素是無容置的重要,相對而言,觀眾的欣賞能力也是我們需要提升的一項指數,對於前者我們希望充當把關的角色,不要誤會,平台不是要為不同單位打一個分數,作出評核,而是希望即使在街頭平台,我們仍然能夠推薦出好音樂,鼓勵大家進步求變;後者我們能做的不多,但透過恆常的演出,最起碼可以鞏固觀眾群,再加以渲染。而更重要的是,作為一個平台,要有效推動一個文化,宣傳及推廣不可或缺,所以演出前後的社交媒體工作,和演出當日的安排,我們都會希望做到一絲不苟,這是一種商業操作,但最終目的並不是商業效益,而是文化效益。

從2016年轉型開始,以及轉型前的busking,我們平台已經有超過五十個不同單位,超過一百個不同音樂人的參與。有文化評論員說街頭表演文化應當是無為而治,不應是從上而下規管規劃,更不應該滲入商業操作。對我而言,CityEcho是一個自我規管,透過一群對busking「有心」的音樂人共同參與,建立出來的一個系統,當香港當權者不願意探究和發掘這一個文化可能性和可貴性,工會和發牌制度的啟動遙遙無期,菜街殺街一事和永禁制令等不穩因素的出現,我們更要認真思量前路。下一次望和大家探討未來的出路。

空氣中有肺炎之疫;街頭上有音樂之役。 借《街燈》一曲歌詞共勉:請繼續趕路,請記着你奢想的國度,前行才達到。

JL 李冠傑

2020.3.22

重溫JL上次的分享:

【唱足八年】李冠傑:一個時代的沒落 我們還能毫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