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柯志遠/《愛的迫降》有人正為妳風雪兼程趕來

文 / 柯志遠
▲由玄彬、孫藝珍主演《愛的迫降》是近期人氣最高的韓劇。(圖/翻攝網路)

欲罷不能,如醉如癡,玄彬、孫藝珍的明星光環不一般(吸睛強度屬於「跺跺腳天能塌一邊」的級別),夯劇《愛的迫降》一路砍瓜切菜輕易成為跨年度「現象級爆款」毫不意外,比較耐人尋味的是不論「主人翁人設」、「敘事技巧」、「氛圍營造與轉折」的箇中三眛之向「本格派偶像劇」的致敬,原汁原味入神髓,似曾相識燕歸來。世代嬗替,「流行」這東西的新陳代謝存在著微妙的「迴圈」趨勢,《東京愛情故事》(1991)、《藍色生死戀》(2000)揭櫫「偶像劇」的一代江山,然後勢微,但二三十年足夠讓好幾個「當初沒趕上」的更年輕的粉絲浪潮誕生、壯大、嗷嗷待哺,這一個多月來《愛的迫降》討論度的熱火朝天(而且追劇人口是跨越年齡族群的),從某個角度顯現出後來因為復刻頻繁而光芒遞減的「套路」又一次重新回歸了風口浪尖,南韓的富家千金玩滑翔翼被一陣風颳到了北韓,搭救了她的湊巧是個迷死人不賠命的男神軍官…,一個起手式包辦了「架空」、「曲折」、「張力」的所有戲劇元首,首集開播一打照面已然將「偶像劇」(偶像+劇)當年之所以呼風喚雨的「邊際效益」成功召喚,輔以在「審美」、「節奏」上這些外在包裝的與時俱進,再一次魔法仗似地做了「極大化」,也再一次證明了「明星制度」之於「影視產業」共存共榮不可或缺的臍帶關係。


▲韓劇《愛的迫降》由玄彬和孫藝珍主演。(圖/翻攝網路)


現實人生索然無味,所以普羅大眾需要「偶像」來崇拜來移情來憧憬愛情,《愛的迫降》裡的玄彬和孫藝珍(或者說「利正赫」和「尹世理」)稱職地化身成這些心靈渴望的「載體」,讓過度「戲劇化」的人物與遭遇傳神、迷人,並且充滿「說服力」(再戲劇化,也能深入人心地被接受)。平凡際遇波瀾不驚,所以觀眾願意不設防地在追劇的過程裡被「勾」著拋起、擲落,並且忠誠黏著,我們看到了《愛的迫降》一而再再而三孫藝珍因為不同原因的陰錯陽差,一連串「想走走不了」所帶來的「高潮迭起」,我們看到了《愛的迫降》在愛情的主軸上靈活添注了危險、懸疑、陰謀以及時不時閃現的週邊喜感所組裝、發酵的「劇力萬鈞」;我們看到了《愛的迫降》刻劃纖細、演繹完美的感情線鋪陳、遞進的「峰迴路轉」,《愛的迫降》的成功是可以分析的,然而說到方方面面的紮實、到位,編導演的具體得分缺一不可,出類拔萃,登峰造極,並不是隨意可以模仿得來的。


▲玄彬與孫藝珍主演的韓劇《愛的迫降》,收視率節節攀升。(圖/翻攝網路)


很多愛情故事擅長建構一個讓劇情更集中讓情感線更聚焦更放大的獨特舞台,隨著主角一腳踩了進去,情節開始了,感情以外的其他訊息也相對可以被相當程度地屏蔽了。Jane Eyre走進了桑費爾德莊園(《簡愛》),方絲縈走進了有章含煙幽魂徘徊著的「含煙山莊」(《庭院深深》),女學生杉菜走進了「英德學院」(《流星花園》),那是一種situation,是「處境」,也是「情境」。孫藝珍從天而降,從南韓到了北韓,咫尺天涯,兩個世界,這預設了整齣戲來自於角色關係、來自於劇情發展的潛藏矛盾,是神來之筆,更是引人入勝的腦洞大開,可喜的是《愛的迫降》一絲半點都沒有浪費對於這個「腦洞」的開發與運用:大相逕庭的穿著打扮、言行舉止,搭到一半必須自己從停電電梯爬出來的大樓,無處不在的監聽、監視…,這些「即視感」強烈的描繪,立體勾勒了一個「辨識度」十足的故事世界觀,兩韓政治上的敵對立場也扣實了男女主角愛情路途中避無可避的挑戰、波折(也成立了戲中所有如影隨形的兇險與意外),然而對我來說,更感覺到蕩氣迴腸的反而是那個「歸來VS.離去」的文學義涵,「利正赫」想方設法突破阻礙一次次要把「尹世理」從這個「處境」裡送走,一次次的變生肘腋,一次次的走了又回來,所有的「始料未及」深層激化的卻是兩顆心的質變,愛情由隱而顯,由壓抑而迸發,兩個人的內在層次也因為這份愛情有了幽微但強大的蛻變,不論是看待眼前或人生的態度,不論是面對自我或世界的角度,尤其表現在孫藝珍這個原先高度否定人際價值,以物慾膚淺化人性追求,什麼都擁有卻無時不「厭世」的富二代,變化最是天旋地轉,於是,當她可以離開的時候反倒猶豫了;一趟匪夷所思的旅程,是實值上「逃離」的營救?還是靈魂由放逐、封閉而甦醒的「救贖」?《愛的迫降》的筆觸沒有刻意去雕琢,語境卻雋永深邃,遠遠超越了通俗浪漫劇的深刻。


▲韓國男神玄彬化身「鋼琴王子」,在瑞士湖邊專心談著鋼琴,畫面唯美有如一幅風景畫。(圖/翻攝網路)


《愛的迫降》裡扣人心弦的浪漫橋段不勝枚舉(玄彬高舉燭光為在人潮裡迷途無助的孫藝珍指路、孫藝珍開著那輛電快耗盡的車子衝進大雪裡去找玄彬…,還有那棵一點一滴辛苦去裝飾的耶誕樹),說到最讓人歎為觀止的設計,可能還是每一集出字幕前的彩蛋小片段,經過那些畫面的拼湊、織補,觀眾這才恍然大悟:原來,牽絲絆葛,兜兜轉轉,他們倆人老早便已相遇過了!在那個高到想自殺卻不敢跳的大橋,他的照片是她按的快門…,在瑞士的河面上,她已憤世嫉俗生無可戀,卻讓他在碼頭上的一曲鋼琴呼喚了回來…;原來,他們在自己最哀傷最蒼白的歲月裡已經交疊了足跡,原來,他對於她的拯救,在這一次之前,其實還有一次。這個做為背景的「閃回」(flashback)何嘗不是這個故事一個溫柔而優美的潛台詞:即便你因為孤獨、悲哀感到絕望,你也一定不可以失去信念,因為,在你(妳)不知覺的遠方,正有一個人為了你(妳)風雪兼程,迢遙趕來。



孫藝珍、玄彬繼電影《極智對決》後事隔一年再次合作,同樣是火花四射化學效應驚人,卻完全換了戲路,玄彬不再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冷血綁架犯,「利正赫」的一身陽剛光彩奪目,憨厚到幾近獃萌的「直男fu」卻更教人迷戀到心窩裡;孫藝珍也不再是疲於奔命的談判專家,流露出「千頌伊」氣息的白富美「尹世理」,時而頤指氣使,時而對人情世故選擇性地無視,一顰一笑無不讓人目不轉睛;兩個這麼耀眼的大明星也又一次展現了足以細品的精湛演技,除了愛情戲脈絡清晰地層層堆疊,兩個角色心理馱負的傷慟、無奈、桎梏,內化得極深,詮釋得精準,巨星地位,絕非倖致。


●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更多 今日新聞 報導
名家論壇》柯志遠/《想見你》與頂級韓劇並肩的驚豔好戲
名家論壇》柯志遠/《慶餘年》引人入勝的2019壓軸神作
名家論壇》柯志遠/《那一天》我沒喜歡過男生但我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