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心悠:男人信唔過

劉心悠坦言對男人不信任,所以好享受單身生活。

【星島日報報道】「個個都拍拖,唔通個個都想拍拖咩!」是的,談戀愛是「選擇」並非「必須」。37歲的劉心悠專注事業,未能於事業跟愛情上取個平衡點,寧願選擇當單身貴族。父母離異亦令心悠對婚姻失去信心,覺得男人不可信,她說︰「不一定要靠人!」

原來女神也有一顆「男兒心」!

撰文∣游艾維 攝影∣張家宜

Make-up∣Annie G Chan

Hair∣Eric Chow@ XENTER hair salon

場地∣La Mer Restaurant & Lounge

在鬧小生花旦荒之下,無綫近年邀請不少外援參演劇集,當中劉心悠便是其中一員,由電影圈殺入電視界的心悠繼演出《宮心計2之深宮計》後,近日正播映的由邵氏兄弟及愛奇藝聯手製作的《守護神之保險調查》亦找來心悠當女主角,拍劇除了令形象更入屋,跟劇里的對手合作令她有所得着。

「劇集的拍攝方法跟電影不盡相同,這群人的思路及習慣也很不同,跟三哥及Bosco這類演員合作,他們的演技已經出神入化,他們不需要怎麼樣入戲,跟這麼『生活化』演員合作會學到好多東西,例如某些戲不需要夾硬『做』出來,要吃東西便真的『吃』下去。始終拍電影是由導演做主導,覺得你跟着劇本做便可,好多時候由他去『導』。反而拍電視劇可以不需跟足劇本,由自己去做,大家的思維很不同,對我來說是好大衝擊。」

「語言」是死穴

多年來語言問題一直困擾着心悠,半鹹淡的廣東話令人感覺怪怪,但拍畢《守護神》令心悠想通了。

「以前拍戲會覺得語言是最大阻礙,『語言』對我來說是一個死穴,但我不想養成一個習慣,就是演得不好就歸咎是跟語言有關,豈不是永遠可以用這藉口?因為我一世都是台灣人,不會變成香港人,所以慢慢說服自己要撇掉這想法,說得歪就歪,無所謂吧!要接受自己發音歪歪哋。之前是不服輸的,覺得你給時間我練習一定做到,結果好執著於咬字,演起來都不是我來的!現在會跟導演商討改一改用語或者配音。」感覺很離地

05年憑着演出《阿嫂》而加入香港電影圈,這14年間活在五光十色的水銀燈下,心悠頓覺失去了自己的生活,要慢慢在生活及事業中取回平衡點。

「愈來愈覺得自己遠離人群,愈來愈『飄』,感覺很離地。 剛來香港時想法比較短視,只顧着工作,但實際上我的人生應該擁有更多東西,但為了工作要每天24小時留在香港,為此失去了好多。例如家人朋友全部居於台灣及加拿大,大家要遠距離聯繫或見個面已有難度,加上我的工作時間不穩定,所以自覺很離地。我放太多心力在工作上,全情投入之中,失去生活一樣,除了工作外,跟朋友聊天時沒太多話題,自己甚麼也不曉,因為其他的經歷較少。所以現在要計畫下學跳芭蕾舞、游水及打網球,這些事情一直都嚮往去做,但之前沒時間去安排。」

我不是女神

這十四年犧牲跟家人及朋友相處的時光,又要成為大眾及傳媒的焦點,心悠又是否覺得值得呢?

「幸好朋友們很支持及體諒我,某些朋友嫁到去外國,儘管大家一年只見得一次面,但都好珍惜及開心。又不能說是犧牲,當然有一點遺憾,而且工作都帶給我好多,令我可以去不同國家見識,值不值得視乎你怎樣看人生,在我的人生里增加了一些經驗,所以一定是值得。」

樣子標緻的心悠獲宅男封為「女神」,這光環不但未有為她帶來壓力,私底下的心悠打扮平凡,自言不是女神。

「女神不是我,這只是我的形象,真實的我很raw,我覺得觀眾接受不來,平時出街我絕不化妝,因為肌膚都要休息,打扮亦十分casual。不用開工的日子我盡量『隱形』,最好不要讓人認出,穿的衣服有多簡樸就多簡樸。」

我不是好的戀愛對象

大家心目中的女神依然未覓得真命天子,但不用替她着急,此刻的她未遇到一個對的人,故寧願選擇單身!

「覺得未遇到一個令我ready的人,是否不合心水?這說法太表面,我覺得人與人相處,無論男女間抑或朋友之間,都要令到我肯為對方付出,你一直收對方的禮物,你都感不好意思吧!家人或知己朋友都會諒解我的工作,但追求者或剛相識的異性朋友,他們會不會諒解我呢?不會吧!亦無法要求人家體諒我。在這人生的階段我並非一個好好的戀愛對象,外間人難以體驗到的,未必明白工作為我帶來的疲累,某些時候為角色沉溺於情緒化的氛圍,不是對方條件好與否的問題,是未碰到一個想法相近的人,可以解釋成我未ready。」霍金的話

縱然社會已進步不少,但仍有不少枷鎖加諸女人身上,譬如到了某年齡要結婚,但心悠表示不會被年齡規限着自己。

「若你認識霍金的話,便明白數字是十分虛幻及無意義,為何要讓你的人生被數字捆綁住呢?你又不是一樽牛奶有期限,又不知將來發生甚麼事,為何要規限某年紀要做某些事,做不到就代表失敗,這樣只會令自己不開心。」

心悠的雙親早年已離婚,其後安排女兒赴加國讀書,一個人在外地生活,令這名獨生女變得獨立自主,但她不諱言雙親離異影響其婚姻觀。

「13歲時將我送去加拿大讀書,一個人生活甚麼也要學習,累積了超多打工經驗,好多事情也靠自己,每朝早自己準備早餐,坐甚麼公車要自己找,總之不懂的事就自己找辦法,很感恩在最無助的時候,送去外國令我的快速成長。爸媽的婚姻破裂也影響我的感情觀,(對婚姻沒信心?)對,我覺得男人是不可信,爸爸當年有婚外情,所以感情方面我很獨立,不需要去靠人,亦不想令人感覺我好無助。」最後心悠笑說:「雖然我是一個『生活常識白癡』,但我都要有尊嚴!」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名人雜誌(逢周日見報)

睇更多